IMG_0011.JPG 愛情走穩定了,兩人就會開始構築未來的婚姻生活。婚前我總是會問:『以後我們的小孩吃葷還是吃素?』那時候他總是答:『兩種都吃。』

兩種都吃不就是吃葷?我皺起眉頭。


   在愛情裡我們可以互讓對方,但是談到小孩就不一樣了。我們很容易把孩子當成自己擁有的一部份,所以會把認為最對的想法加在孩子身上。 我試探出他認為吃葷的營養比較好,可以少吃肉可是不能不吃,但是在我眼裡,偶爾吃肉不叫做『吃素』,我也要孩子跟我一樣吃素。
基本上我和先生一樣,心裡都劃了線,希望未來這一票是落在自己的界線裡。

懷孕時我開始研讀營養書籍,生了健壯的素寶寶,先生看到吃素也能健康的懷孕生子之後,才真的放下對素食營養的疑慮。之後我吃什麼,孩子自然跟著我吃什麼,他沒再反對。

可是從美國搬回台灣後,一定要到婆婆家走動,老人家會餵寶寶吃葷,而且沒有詢問我的意見就直接把葷食塞進寶寶嘴裡,寶寶沒嚐過那特別的味道,還表現得很開心,整個氣氛就是:不給嬰兒吃這麼好的食物,就是我的不對一樣~~這讓我很悶。

你可以和先生說理,講尊重談公平,卻不能對他的家人這麼做。雖然我不高興寶寶沾了葷,但也不想與婆家因為食物而有衝突,於是只好生著悶氣,也對吃到葷食還笑得那麼開心的嬰兒生悶氣,覺得他真是個小笨蛋。

有一回看到婆婆細心為嬰兒準備葷食的動作,我發現,這不是老人家疼孫子的表現嗎?我為什麼要為這樣美好的親情互動感到生氣?
我突然鬆開了一個結。原來我只看到送入寶寶嘴裡的碎肉,卻沒看到婆婆與寶寶那樣美麗的笑容。
這個結只是鬆了,卻尚未解開。

兒子長大後,我教他不吃肉的原因,希望由他自己去拒絕葷食。沒想到這個小小孩天生就對食物漫不經心,吃什麼都可以,他根本沒看到我使眼色使到嘴歪眼斜,他還是會把婆婆給他的葷食吃光光還誇太好吃,讓婆婆開心的要命。

結婚前我原以為先生才是勁敵,結果真正要長期抗戰的竟是小孩。

兒子完全認同我的素食教育,而我也想好要保持開放不強迫的態度,要他自己決定,可是一轉身,他竟然也完全認同食物只要好吃就好,是葷是素沒關係。

我不禁羨慕起很多素媽媽的小孩,吃到葷食會自己吐出來,也會自己堅持不吃肉肉。懷孕時我以為我的寶寶一定會如別人小孩那樣充滿『善根』,一直到他上學後,我的幻想才真的被打破。

兒子一邊會跟同學老師說自己是草食性動物,遇到午餐時間,還是很願意老師順便在他的素餐上多加一個雞塊。相似的事件發生幾次之後,我發現:他是來破我的執著的。

我何必這麼希望他吃素呢?如果已經教導過所有吃素的原因之後,他在學校還是決定吃一口肉,那麼,我在不高興個什麼?我以為自己給他自由的選擇空間,但當他不選擇素食,很明顯,我感到失望與生氣。

既然我相信素食最好而且也身體力行,當然很難接受自己的孩子不吃素,可是我要用威權逼迫還是恐嚇威脅的方式?那樣造成的素食環境又怎麼會是正確的呢?

是他決定要來當我們的小孩,自然會安排自己的因緣。他就是要在這樣矛盾的食物環境裡,遇到老是出哀兵政策談動物很可憐的媽媽,與已經吃素卻不排斥孩子吃葷的爸爸。這不就是他開始心靈成長的第一課嗎?這對大人都不容易,我又何必急著現在要他決定呢?

他低年級時在學校如果吃到特別好吃的肉,就會回來故意向我們報告,然後觀察我們對他吃肉的反應和表情。
『我今天有吃一隻雞腿喔!』他常常在晚餐時間想起自己的午餐。
『喔。好吃嗎?』爸爸答。 
『好吃啊!大概這麼大隻。』他比了一個長度。
我說:『那只是小雞耶,你吃了小雞的腿。』
『那會怎麼樣?』他一副明知故問的表情。
『沒有吃乾淨的話你就是浪費食物。』我說。他沈默下來,似乎覺得哪裡怪怪的,怎麼沒有再度曉以大義?
『既然你愛吃,那下次我也買雞腿回來煮給你吃好嗎?』我又接著說。道只要高一尺,魔就要高一丈,現在我也學會不按劇本演了。
『不用了,我在外面吃就好,妳不要買回來。』他說。
我很訝異的反問他原因。『因為我們家吃素,不要買肉啦!我在外面偶爾吃吃就夠了。』
『那你只要在外面吃肉就好了?』我說。
『對啊,因為以後我就會吃素了。』他說的很自然,好像早就想好了一樣。而我在心裡卻一片譁然,因為從沒聽過他說這種話。

原來我也需要給他空間和時間才能消化這些成長與思考,而不是媽媽說什麼觀念,孩子就必須乖乖的接受,不得異議。

都已經茹素十多年,素食給我帶來的學習還是無止盡的呀!
 

 

又ps:恐嚇的手段是我不做的,例如看血腥宰殺影片或是強調吃肉會容易生病,或是宗教上有什麼什麼後果等等的這些,都是我個人的禁止手段,因為灌輸小孩這些負面想法,就等於在為他判別吃葷的人是罪惡的,無形中,就是在教育小孩用分化的眼光看世界,我們就是一直要去除世界上的對立,又怎能教自己的小孩在兒童期就學會與葷食對立呢?   也之所以我都是哀兵政策,要他站在動物的立場來拒絕葷食。

他也曾經問我:『難道那麼多吃肉的大人都不知道嗎?』我說,對啊,他們只是愛吃美食,從來沒想過因為這美食而死的動物很痛很害怕,如果有一天他發現也就會吃素了。就像你媽,我一樣。

重點是,他對這個回答感到十分的滿意。

============

經過了幾年(2012),現在的我則有不同體會:
身為媽媽,我了解所謂的『孩子不懂什麼是正確的,所以我們有必要強制性的介入,讓他學習正確的事物,這樣才是為他好。』以前我100%這樣認為。
例如吸毒不對,我們絕對要強制性的介入,一次都不可以吸毒,這當然是為他好。
例如說謊偷竊不對,我也絕對要強制性的讓他學習不可以那樣做,這其中可沒有什麼"偷竊過渡期",不行就不行,沒什麼好慢慢學的。
孩子像白紙,你教什麼他就吸收什麼,他做錯了,當然要糾正,不對就是不對。
但我在教素食這件事上重重踢到鐵板。
我保證我能隨機做的素食教育,多到可以出一本書,而為了讓素食營養好吃多變化,也把自己玩成食譜作者了,我不認為是自己不夠用心,或是太沒智慧。(雖然不認識我的人可能會覺得這個素媽媽教育太失敗,孩子才會不吃素)

但我遇到一個比我更厲害的小孩,他重重的拆掉我心裡原有的各種教育理念,使我發現自己加在他身上的『所有財產權』其實也不小。
『他是我的』『要聽我的話』『要照我定的規矩走』『我是為他好!』
當然有些教育是一定要強制性,尤其是許多黑白分明的事,但隨著孩子年紀越大,那個『黑白』就越來越模糊不清。
素食就是其中一個。
我不想讓孩子為了迎合我『為他好』的觀念而活,或因為爸媽喜歡所以才做讓爸媽高興的事(我私心很希望這樣,哈哈)。
所以現在對於『孩子不懂什麼是正確的,所以我們有必要強制性的介入。。。。。』這句話,開始有了新的學習。
當孩子懂得什麼是正確的,而且也不會做什麼犯罪類的惡事時,他的自我選擇如果和我的期望相衝突時,我該繼續堅持『為他好』,還是真的放手讓他跑?
當我只是孩子時,我100%支持『讓孩子去跑~兒孫自有福爸媽別擔心~』
但當我也身為父母時,就發現這的確還有好長一段路要學習,不是理論上想得那麼簡單!
就光是"接受"他在學校選擇葷食,就花了我不少年呀!

(雖然還是一直在刺他;ㄟ,最近什麼肉都有瘦肉精,你確定不換訂素餐嗎?)沒吃素的朋友偶爾被我刺就想發火,兒子幾乎每幾天就要被我刺一次,其實也不是容易的事啊~哈哈

 

2020年補充:這個素食思想環境下長大的孩子現況如何?

照片中的小孩現在是準大學生,175還在長,健康不錯但瘦,在家素食,在外愛吃什麼就吃什麼家長不干涉,但是他本人對肉食非常挑剔,只喜歡很少數的烹調作法(不愛炸),幾乎只吃魚和雞,對較少見的鴨鵝羊都不好奇,只有牛絕對不吃。什麼植物都吃,可以吃很多蔬菜不挑食。很享受自己來自素食家庭的特殊性(?)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藍山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