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超級霹靂無敵好吃,是我家的常見快餐,對小蛋而言,搞不好這就是「媽媽的味道」這種等級的。它的原名應該叫做grilled mushroom and onion sandwich 或是 caramelized onion and mushroom sandwich?(也可以置換成漢堡)我一點印象都沒了。是從很奇特的地方和地點學來的,至今已20年,但當初那個畫面在我每次做這道餐點時仍會浮現。

那一次我們開車去拉斯維加斯的路上,我饑腸轆轆,於是沙漠中唯一一家小MALL賭場停車找食物。對了,找食物對我特別麻煩,即使是這麼寬鬆的奶蛋植物五辛素,在當時那種沙漠地區往往也只有起司披薩這一味可吃,有時候連花園漢堡都沒得選(唯一的素漢堡選項)。那個小商場雖然位在通往賭場的路上,但是很少有人會停下來,大家會直通目的地,頂多把這裡當食物補給站,很少會有人在這裡就開賭,更別說根本不是亞洲人會進來的地方,一進去就發現自己是唯一亞洲面孔,反而引起旁人多看幾眼。吃角子老虎的機器聲此起彼落,很嘈雜,但和拉斯維加斯任何一間相比還是差太多了。

我逛了一圈食物區,果然如我所料沒什麼可以吃的素食,而且已經不是用餐時間,灶爐都冷了,連店員都顯得冷漠無神。我記得最後我停在一家寫著很多長長菜名的店前,就是像「caramelized onion and mushroom sandwich」這樣的菜名,也沒有圖片,就密密麻麻的菜單放在上方招牌上,我快速的去掉含有牛肉雞肉字眼的菜名,最後就留下只寫著植物名稱的。看我在店前端詳很久,一個本來就站在鐵板爐前的男店員面無表情又眼神死的盯著我,他長得很高大而且滿好看但是臉色難看,黑棕髮的白人,可能還留有一點鬍子,30歲上下,穿著短袖的雙臂露出大塊的肌肉和刺青,他可能覺得我在蘑菇什麼?站在人家檯前那麼久又不點餐是想怎樣?老實說,要不是只有他這家可能有可以吃的東西,不然這一個瘦弱纖細的亞洲小女生(我當時是)光是被他那不太友善的眼神瞪著,恐怕就嚇得換地方去了。(我記到現在)

後來在老蛋的陪伴下,鼓起勇氣去問他這個(假設是)caramelized onion and mushroom sandwich裡面有沒有放任何肉類?話語一出對方反應也很恐怖,毫無表情,停了好幾秒,我閃過一連串跑馬燈:是這問題太奇怪?是覺得找碴?還是正餐時間已過根本就不想做?還是不想賣給亞洲面孔?(我們當時真的有遇過不賣食物給我的小店家)(不是歧視而是排外)還是周圍太吵了他沒聽到?

最後他開口回答了,因為真的很吵沒辦法聽清楚,我覺得他是說「no」,但根本不敢再跟他確認我就點了,心裡決定要是有肉就只好給老蛋吃(還沒吃素)。然後這位眼神死店員,一副就是不想做的樣子,我真的有打算他只要再有任何不願意的表示就立馬走人,他不太情願的開了鐵板爐台的火,然後轉身去後面材料區取食材,我一直看著他的動作,一方面也是想注意到底有沒有放肉?他取來一盆洋蔥絲倒在鐵板爐上(也太多了),淋上厚厚的油就開始用雙鏟翻炒,然後,炒非常非常久,其間我和他無言相對,他真的看起來非常不願意做,動作緩慢無熱情,但是食材又下鍋,好像也不能不賣(買)了?我完全不知道他要做出什麼菜?覺得他假如不想做幹嘛還要把洋蔥炒這麼久?

我當時沒有廚藝知識,也不認識洋蔥可以藉由和油乾炒到焦糖化(不是真的加糖,而是把洋蔥本身的甜份濃縮轉化,所以過程不可加水),就覺得他也炒太久了,可以隨便做一做打發我走就好啦,幹麻花時間又慢條斯理(應該是不甘不願)把洋蔥炒到「臭灰答」才要賣給我?我盯著他的舉動,他也不時斜眼喵我「看什麼看」的眼神,那真是史上可以排前10名的尷尬時刻,我簡直想告訴他「好了夠了,這樣就好了」,不想在一個臭臉人面前罰站這麼久而且餓得要死,滿心後悔應該點旁邊店的冷起司披薩拿了就走才對。

他把洋蔥炒到有微焦色之後才放入蘑菇片繼續炒,灑上很多的黑胡椒粉和一些鹽,流出不多的汁液都是焦色了,把蘑菇片也都染成焦黑色,這不是都炒焦了嗎?而且翻炒的時間無趣又要等待,他繼續不甘願的拿出熱狗麵包打開貼上煎台預熱,然後在麵包裂縫中擠上美奶滋,放上兩片起司,然後「丟」一邊。再從後方食物區中取來一小把綠色青椒絲,灑在炒料上,雙鏟一起快速翻一下,內心跑馬燈:才這3種料而已嗎?果然好陽春但是真的沒有肉~~~然後終於比較有精神的鏟起全數炒料放入麵包中鋪好,然後放在紙上移到付錢區。(謝天謝地終於結束了)

我們付了錢,拿了餐,奔回車上,總覺得大家都在觀賞「亞洲人點餐秀實況轉播」,而且那裡男人比女人多,也沒有小孩也沒有家庭,整個就是令人想離開的氣氛。

其實很後悔點這餐等太久,耽誤了趕路時間,還有那從頭到尾表情都沒變的店員,手裡握著熱呼呼的食物雖然很高興,但來源也太不可愛了。

餓扁的我在車子剛駛上正路前就開吃了,一口咬下,連著牽絲的起司,簡直太驚嚇:我的媽呀!!怎麼這麼好吃!這簡直比擬有肉啊!才這些材料怎麼會變出這麼豐富的味道!?我也瞬間秒懂為什麼要慢慢炒,秒懂洋蔥蘑菇都要焦化的原因,甚至秒懂''這個亞洲女生竟然點了要做最久的餐點老子好煩''。

雖然剛剛的經歷並不想再來一次,但後悔應該點兩份才對!(反正都要尷尬站在那兒了)

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洋蔥焦糖化的經過(而且看得超仔細),從此我也學會了在家裡重現當日風味(不枉費站在那裡),因為熱狗麵包可以夾住,我改用其他麵包就不易夾住,所以會加上一個蛋幫助黏合。就算是不食奶蛋的朋友,沒有蛋和起司,光是炒料本身就威力無窮!

材料:約3人份

約中大型洋蔥1個,切絲

大蘑菇約5個,切片

中型青椒取半顆,切絲

黑胡椒粉

其他配料:

蛋各1個(炒好的炒料分三等分,個別打上蛋,再用鏟子翻面兩次,要注意讓散開的炒料收進蛋液中凝固)

起司(我使用了卡門貝爾+哈伐第兩種起司),放在做好的蛋上面,用餘溫融化(加蓋悶會更快)(烤一下表面會更華麗)(建議有煙燻起司更美妙)

任選麵包,土司漢堡或是滿福堡都可以,照片中使用的是滿福堡麵包

生鮮大黃瓜和番茄切片

美奶滋適量

作法:

在上面故事中都講完囉!哈

記得多年前,平常不肯吃青椒的姪女來我家,我做了這道餐,她西哩呼嚕就吃光了,根本就不在意裡面沒有肉而有青椒的事實啊!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藍山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