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DSC0271照片是小蛋的手。這篇文章有一部份是完成於9年前的,但一直沒寫完,結果小蛋都長大了,當時他才5歲呢!還好有這個機會,讓我把這個小故事重見天日。  原文刊載於2015/8/22 人間福報「藍山炊煙」專欄 http://www.merit-times.com/NewsPage.aspx?Unid=412018 

櫻桃的感情

          櫻桃對現在的小孩一點也不稀奇,大概就像我面對蘋果那樣吧?我想起母親說過他們小時候沒吃過蘋果,大一點之後才有,那時候蘋果還是稀有的高價位水果,所以偶爾客人送了一顆蘋果,那可是要全家人分著吃的,因此到現在既使蘋果已經多到不起眼,母親仍然對它保有珍視之心。

          而我從襁褓時期就吃到蘋果,因此對於母親所說的蘋果多珍貴的故事,是完全無感,我對蘋果一點都不感到珍奇,在家裡沒有被削好皮的時候,蘋果放到乾掉也沒人要吃,就算削了皮切的漂漂亮亮的,也不見得會被一掃而空。

         但是櫻桃就不同了,櫻桃是我出社會之後才吃到的進口水果,記得小時候所認識的櫻桃,都是生日蛋糕上那染的紅紅綠綠的罐頭櫻桃,還只有壽星才能分到完整的一顆。那一顆紅豔櫻桃一定要連著梗看起來才完美無缺,雖然心裡很喜歡它,但其實吃在嘴裡,酸酸的滋味充滿著罐頭醃製品的特色,實在不好吃,但為何會有著這麼甜美可愛的名字?後來第一次吃到新鮮櫻桃時大吃一驚,和罐頭櫻桃完全不像呀?櫻桃確實是名副其實啊!

         多年後自己當了媽媽,每到產季就想給孩子買好吃的櫻桃,順便讓自己吃個過癮,但奇怪的是竟然吃不膩?因此回想起母親之於蘋果的心情,和我之於櫻桃的心情,大概就是一樣的吧?

         幾年前兒子才5歲的時候,我們還和娘家爸媽住同一棟社區大樓,有一天中午,老爸難得上樓按了我家電鈴,開了門要請他進來,他卻只是從門縫中塞了一個袋子就轉身要走,說:「給小蛋吃,今天市場才新出來的櫻桃喔!」我連忙追問他:「現在買不是還很貴嗎?」他鬼鬼祟祟的說:「很貴啊,那一些就要兩百五,不要被妳媽知道,我要下樓了。」我關好門打開袋子一看,這一小把櫻桃就要兩百五老爸也買的下去?這些櫻桃就一隻手掌可以拖起來的份量而已,表皮是鮮豔飽滿,連梗都是青綠色的,看得出像是第一批下飛機到台灣的新鮮貨。而我大概也能猜出這些昂貴的第一批新鮮貨,大概都是被買來孝敬長輩或是兒孫的吧?

         我洗好了櫻桃招呼兒子來吃,小鬼走來瞧一眼,沒興趣的就想走開。我說:「這是阿公特地買給你的,現在很貴又很少見喔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喔。」兒子冷冷的回答,他的汽車玩具還比較有吸引力。

       這的確是物質充裕的他永遠也無法體會的心情,就像我常常聽長輩們說以前年代的艱苦,聽是聽了,卻永遠沒有切身關係。而我也無法像母親一樣的喜愛蘋果,就像我怎麼都吃不膩櫻桃,這並非水果本身好不好吃,而是我們只會珍惜「缺乏」,而難以珍惜「充裕」,頂多就是知識上的理解,卻非用生命去做到實際上的體會。

         看到小鬼不想吃,媽媽我可是流了滿地的口水,相信老爸疼孫子,也一樣會疼女兒的吧?

        


藍山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