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187.JPG    農場園區內還有許多更小的小動物,例如兔子,都是放置在可愛動物區,卻只有天竺鼠、楓葉鼠和黃金鼠是放置在蜥蜴展示區內。很快的我們就知道是為什麼了。       蜥蜴的餐盤中放著剛生下來,粉紅色的,沒有毛,眼睛也還沒張開的小黃金鼠寶寶,一隻大約是我們大拇指般大小。初見到時十分驚心,還以為自己眼花了,連看好幾籠,中型的蜥蜴籠子中都有幾隻小寶寶在餐盤中睡覺。那麼,楓葉鼠寶寶更小隻,想必是餵更小型的蜥蜴,現場沒有展示所有的蜥蜴,所以只有黃金鼠寶寶成為食物。那天竺鼠寶寶大約有半個手掌大,應該是餵更大隻的蜥蜴了(現場大蜥蜴籠子剛好都空著)。   鼠類的繁殖力很強,當食物的確很方便。

       剛出生的黃金鼠寶寶超~級可愛,圓嘟嘟的躺著或趴著,眼睛還沒張開,表情安詳睡得好幸福,但卻非常不協調的睡在蜥蜴的餐盤裡。現場的蜥蜴剛好都不餓,每一籠的蜥蜴都沒有表演吞食活寶寶的戲碼,否則我大概會奪門而出。

       確實令人不愉快,又加上我家裡正養著天竺鼠(以前也養過楓葉鼠),對這些寵物鼠自然有感情,但是你說這裡很殘忍嗎?誰虐待生物了?誰殘殺生命了?蜥蜴也需要補充動物性食物,牠也要活得好呀!那是甚麼東西讓人感覺不愉快?我一時之間分不出來。

       這裡的蜥蜴被照顧的很好,還有好幾種切碎的新鮮蔬果食用;繁殖用的鼠類也被照顧得很好,每種鼠都有自己獨立的飼養籠,環境都乾淨整齊。成鼠們因為天冷都擠在一起安穩的睡覺,毛茸茸的睡姿超安詳可愛,每一籠都有保溫用的燈光,沒有一隻動物受到虐待,甚至還有比寵物店更充足的食物和飲水。是甚麼讓我感到不愉快?我離開蜥蜴館,發現同行的夥伴也和我一樣悶悶不樂。

       隔天順便到花蓮海洋公園玩,最後走到水族館區參觀到模樣討喜的水獺,大家一起圍上玻璃看牠們游泳,牠們正在覓食,雙手追著逃竄的小金魚游來游去,身手矯健,模樣逗趣得讓大家連聲驚呼:「好可愛喔!」
      咦?我深陷在四周讚嘆的驚呼聲中,大家連忙拿相機喀嚓喀嚓拍下獵食小金魚的照片,氣氛好不熱鬧! 我突然知道之前的那個疑問了。

       因為昨天看到把可愛的餵給不可愛的吃,今天看到把不可愛的餵給可愛的吃。

       我好訝異!好訝異人類的心是這樣運作的。
       昨天的蜥蜴吃鼠寶寶令人不舒服,今天的水獺吃小金魚卻好可愛?! 蜥蜴和水獺,鼠寶寶和小金魚,明明都是平等的生命,而人心的『價值』判斷起伏卻這麼大! 所以昨日我考慮過救兩隻小鼠寶寶回家養,今日卻覺得小魚被當成水獺的食物是正常的。我的眼裡只有『可愛』,誰可愛我就向著誰。

       我們的人生也是這樣在運作著,這個世界也這樣在運作著,這真的大有問題。
       原來我的心是用狹隘的價值觀在評價四周的人事物,根本分不清事情的本來面目,更不知道自己其實用了錯誤的標準在看世界,卻常常認為自己是深思熟慮的。
       我們被錯誤的認知包圍,被自身的喜好和過往的經驗、知識和文化背景主宰了一切的情緒和感受,甚麼是真實的狀況?甚麼是真實的我?果真無法明瞭。

       離開了水獺區,有一種複雜的感覺,要撥開這些交織在生命中如密網般的誤解以找到本來面目,真的比想像中的重要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藍山嵐煙の魔法廚房

藍山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